继斐讯因为联璧金融卷入“庞氏骗局”的风波之后,无论是产品还是销售模式都与其高度相似的极路由也出事了。两起事件如出一辙,但是事发后受到的舆论待遇却截然不同。

不得不承认极路由创始人王楚云的高明,仅一封公开信便巧妙地将自身包装成为充满悲情色彩的创业者,公共舆论也由此被导向对创业维艰的唏嘘和其悲情遭遇的同情。

王楚云和他的极路由值得同情吗?我看不值得。创业本身就是九死一生的艰难之路,极路由偏偏又因为资金压力走上了一条“歪路”。于是难上加险,最终把路走成了死路。更何况,在这条歪路上,极路由可不是一个无辜的路人,而是名副其实的“铺路人”。

并不无辜的极路由

在那封公开信中,王楚云用“合作方之一”来澄清极路由与i财富之间的关系,并进一步解释称“极路由并未参与i财富的内部经营和资金管理”,然而事实上双方之间绝非简单的合作关系。

“歪路”就是“死路”,斐讯和极路由都不值得同情-最极客

查询“深圳前海大福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股东信息结果

公开资料显示,i财富为深圳前海大福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旗下专注于专注于个人消费、小微企业领域的网络借贷信息服务中介平台。在企业信息查询平台“企查查”上检索这家公司的股东信息,极路由所属公司“北京极科极客科技有限公司”赫然在列,持股比例为5%。

显然,与斐讯和联壁金融之间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一样,这又是一场左手倒右手的资本游戏。i财富以极路由产品为“债权凭证”向社会筹集资金,极路由则通过捆绑i财富理财产品销售来缓解资金压力。双方之间的利益纠葛撇不清道不明。

今年6月份,i财富发出兑付困难通知之后,深圳福田警方随后对其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立案,作为i财富所属公司深圳前海大福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的股东之一,极路由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干系。在这种情况下,王楚云在公开信中对双方关系所做的澄清和解释既显得苍白无力,其动机也变得十分可疑。

在公开报道中,除了与i财富合作之外,极路由还曾与惠金所、安润金融等互联网金融平台合作推出过多次“极路由免费拿”活动,所有活动均以高收益的理财产品为“诱饵”,并对消费者做出“最快30天即可获得本金+购机款+收益”等类似承诺。

这种营销模式下,极路由向消费者销售路由器产品的行为,其性质已经发生本质上的转变。原本的销售硬件产品成了变相销售理财产品的集资行为,消费者则从单纯购买路由器产品转变为购买理财的投资行为。

“任何投资都存在风险”,这一基本的投资常识最终还是应验了。

“歪路”注定是“死路”

当然,我们不能否认极路由是一款好的产品,产品本身在市场中收到的赞誉一定程度上也为极路由挽回了一些声誉。从风光一时到一片狼藉,极路由的致命问题在于它投机取巧地选择了一条“歪路”,这条歪路最终将其推向了“死路”。

当极路由选择与i财富等互联网金融平台合作这条路时,事实上已经将企业的命运交给了后者。

“歪路”就是“死路”,斐讯和极路由都不值得同情-最极客

京东商城已搜索不到极路由相关产品‍

原因在于极路由是产品的销售方,返还本息的承诺也是其做出的,因此与其合作的任何一家平台出现兑付困难,消费者都会将矛头指向极路由。由此引发的退货、供应商挤兑、渠道商下架产品等一系列连锁反应会给极路由带来致命性的打击。

斐讯出事之前,我曾在私下里谈到对斐讯与联壁合作模式的看法。在我看来,斐讯在售前向消费者做出在未来一定期限内返回本息的承诺,并以销售路由器、矿机等产品的方式为理财平台筹集资金,已经构成集资行为。而根据官方对“非法集资”的定义,如果斐讯与联壁这种捆绑销售的模式未得到相关部门许可,那么这种模式就构成“非法集资”。

极路由与斐讯难以撇清干系的关键在于,二者均在售前向消费者做出了返还本息的承诺,这意味着在产品售出之后,斐讯、极路由之于消费者是存在未尽义务的,如果前者在规定期限内无法履行义务,那么在客观上就构成了违约甚至商业欺诈。

问题在于,斐讯、极路由能否完成对未尽义务的履行,并不取决于其自身,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它的合作方——互联网金融平台的兑付能力。所以说斐讯、极路由们的命运其实掌握在互联网金融平台的手里。

值得注意的是,购买斐讯、极路由产品的消费者在这件事情中已经不是单纯意义上的消费者,更准确地说是“投资者”。极路由的消费者与极路由之间形成了一种十分微妙且脆弱的关系——即便你的产品足够好,但促成消费行为的关键却是诱人的理财收益率。

“歪路”就是“死路”,斐讯和极路由都不值得同情-最极客

引发争议的极路由X(图片来自极路由官网)

尽管极路由是款好产品,但它的用户却不是真正的用户,或者说并非完全意义上的用户。这就注定了极路由与它的用户群体之间的关系是割裂的、毫无忠诚度可言的。

极路由最大的方向性错误在于,它用优秀的产品为互联网金融平台导流,同时又以自身品牌为五花八门的理财产品背书。对于极路由而言,这种行为无异于自掘坟墓。从一开始,极路由选择的这条“歪路”就注定是一条“死路”。

廉价的同情不能救命

王楚云在公开信中表现地十分坦诚,他说自己已经“有心无力”、“有可能随时倒下”。显然,极路由已经命悬一线。王楚云充满悲情的创业经历很难不让人触动,许多人在朋友圈里表达了对其遭遇的唏嘘和同情。相比之下,银行的抽贷、供应商的催款、渠道商下架,则充满了冷酷与无情。

在这封信发出之前,王楚云应该会预料到事情可能会变得更糟。就像当初的贾跃亭一样,一封公开信将企业置于更大的窘境之中。因为资本市场的字典里是没有“同情”二字的。不出意外地话,在王楚云这封信发出之后,银行会想尽办法追讨贷款,被拖欠货款的供应商也会一拥而上的上门讨债。毕竟,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不得不承认,大多数人对王楚云的同情是廉价的,除了一番唏嘘感慨任何实质性的帮助都做不到,这样的同情应该少一些。

在所有同情者中,如今身兼猎豹移动董事长和投资人两重身份的傅盛让人眼前一亮,他在朋友圈里问:“谁认识王楚云,我想帮帮他。”只是不知道傅盛能帮上多大的忙,也不知道如果他真的雪中送炭施以援手,结局会不会像乐视的白马骑士孙宏斌一样,乘兴而来悻悻而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