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B站App在多家应用商店被下架。华为应用商店、小米应用商店、一加应用商店中已搜不到B站,而且在小米应用商店中会出现“哔哩哔哩因内部优化修改,修改完成后将恢复下载服务”的提示。

对此,B站也做了回应。表示会认真整改,重点加强网站审核团队的建设,扩编一倍以上的审核人力。并称目前已在武汉建立了新的审核中心,于本月内正式投入运营,第三个审核中心也在计划筹建。
App全面下架责令整改,谁伤了B站这个“懵懂少年”?-最极客
对于B站下架,抱不平者有之,瞧热闹者有之,借风起浪者亦有之。笔者也是二次元爱好者,对于B站多有维护之心。但看到B站上存在的一些不是很合适的内容之时,在经历了“克里斯”事件,看到B站诚恳的认错态度和并不强大的处理能力之后,对于处罚和整改的决定也多了一些认同。

从表面上看,B站下架并被责令整改的原因是存在不良内容,但实际上,这背后不成熟的产业与监督机制或许才是B站被下架的真正原因。从某种程度上而言,B站如同一个认错态度诚恳,但行为处事还不够成熟的懵懂少年,进一步的发展及适当的监管是十分必要的。

一、B站衍生诸多问题,二次元产业发展迅速但不成熟

为了给孩子们的暑假营造一个健康清朗的网络视听环境,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于日前下发要求“各省级广电行政部门要指导辖区内视听网站做好暑期节目安排和引导,制作传播正能量鲜明的青少年节目”。而B站正好撞上了“枪口”,并且前不久被央视以“拒绝低俗动漫”为题点名批评。
App全面下架责令整改,谁伤了B站这个“懵懂少年”?-最极客
对于央视的批评,B站很快做出第一时间下架和加强清查与用户举报反馈机制的回应。但是却仍然没能避免被约谈并下架整改的“命运”。

这对于刚刚在纳斯达克上市不久的B站而言是不小的打击。正值暑期,App的下架使B站无法面向其主流群体获得新鲜血液,而且一系列暑期活动也因此无法实现完整投放,将严重影响B站收益。
App全面下架责令整改,谁伤了B站这个“懵懂少年”?-最极客
相关部门“一刀切”的处理方式是对类似事件的常规操作,然而这一刀可谓“砍”中了B站要害,股价盘前大跌8.4%。

其实B站下架并不算特别突然。今年1月,6款违背法规的游戏被点名,其中两款属B站旗下。游戏中多个女性角色形象暴露,B站由此被处罚。今年6月,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约谈多家网站负责人要求其清理平台中的低俗内容,B站也在此列。

此前相关部门出台一系列措施也并没有影响用户对B站的忠诚度,在遭遇央视点名之时,正是B站最大的宅文化活动BML举办之际。“加油小破站,我的精神支柱”之类的留言人气极高,用户对B站的情感倾斜还一如既往。

然而在B站的内容中,确实存在不应忽视的问题。

在央视短短两分钟的报道里,可以看到很多平台中有衣着暴露的少女、暧昧的语言动作,甚至涉及“兄妹恋”等情节,而这些内容不仅没有被禁,甚至有时还会被推荐到首页。

B站的问题可能会略显严重一些,因为青少年在B站的主流用户中占相当大的比重,这一群体的价值观尚未形成,极易受不良内容左右,而青少年时期接收的内容和形成的价值观对一个人一生的影响都是深远的。所以相对于其他平台而言,B站可能需要担负起更多的责任。

事实是,已经有青少年在B站受到了伤害,例如前段时间的“克里斯事件”。大致是一位母亲发现自己女儿手机里有个名叫“克里斯”的B站用户引导女儿文爱并包养自己。
App全面下架责令整改,谁伤了B站这个“懵懂少年”?-最极客
这位母亲怀着愤怒的心情去找克里斯理论反而被怼,并且还有许多三观不正的用户站在克里斯一边,还教唆女儿离家出走甚至自杀。
App全面下架责令整改,谁伤了B站这个“懵懂少年”?-最极客
此事件在B站掀起轩然大波,B站很快给出回应,表示已将“克里斯”账号进行了永久封禁,同时对网友反馈的不良内容进行筛查和下架,并设立青少年维权站,“主动开展针对青少年的心理辅导、自护教育和法律服务,从源头上避免这类事件的发生”。

B站对涉及到两个少年的事件表现出了诚恳的态度和迅速的反应,但B站本身又何尝不是一个“懵懂少年”呢?可以看到,每一次出现危机事件,B站的反应都很快,道歉都很诚恳,但是处理力度又很是不够,最终导致如今被下架的局面。

近年来,二次元文化愈发火爆,用户迅速成长,各方也给予二次元越来越多的注意力。在中国,二次元成为趋势,B站可谓是二次元群体最大的聚集地,在纳斯达克敲钟更是让B站风头一时无两。

这一切都让二次元看上去即将爆发,但实际上,这个行业的体量依然弱小。就最能代表二次元的动漫而言,B站最热门动漫《在下坂本,有何贵干》每集播放量尚不足1000万,而最近大热的《工作细胞》每集播放量在600万到800万之间。在B站,300万播放量已经可以算是火热了,如果到600万以上便可称得上是“现象级作品”了。
App全面下架责令整改,谁伤了B站这个“懵懂少年”?-最极客
其实在B站,有一个相对固定的“追番”群体,其数量在800万~1000万之间,一部作品如能吸引到其中20%~30%的人,就已经算是火热了,如能吸引到10%的人,就已经是平均水平了。以B站在二次元产业的规模而言,这些用户基本涵盖了中国60%以上的二次元群体,那么反向推断,整个中国的二次元群体规模大概也就在1200万~1500万之间。

即使再将标准放宽一些,用户也依然只是千万级,这样的规模是掀不起太大风浪的,以整体的视频用户标准而言,B站的用户数微乎其微,所以B站下架也不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除了规模不大,在监督机制方面,B站也算不上成熟。B站有“风纪委员会”机制,发动用户对内容和社区进行自查自清,成为风纪委员可参与对社区举报的“众裁”。但自举自查更多时候应作为辅助手段,对一个不成熟的平台而言,此种方法依然存在很大漏洞,B站最终被下架就是这种漏洞导致的结果。

二、野蛮生长势头强劲弊端难免,“懵懂少年”成长还需借力

其实,二次元文化本质上就是青少年亚文化,而在这种非主流的文化中,“宅基腐”这一元素占有相当大的比重。靠二次元起家短时间内迅速累积起大量内容的B站难免会触碰到“高压线”,加之B站用户群有81.7%是1990至2009年出生的人,受到的影响就更大,遭遇点名甚至下架似乎都在预料之中。

中国二次元领域,A站也算是“鼻祖”,总是被人与B站相提并论。对于A站的通常评价是“将一手好牌打烂”,但现在B站似乎也走到了一个瓶颈期。就B站目前的用户数和产业规模而言,想要再上一层楼不容易。
App全面下架责令整改,谁伤了B站这个“懵懂少年”?-最极客
今年第一季度,B站的净营收为8.68亿元,较2017年同比增长105%,净亏损率7%,较2017年净亏损缩窄。B站的亏损是一直存在的问题,8.68亿元的营收中有6.9亿是游戏收入,只有1.8亿是广告收入及增值服务(比如大会员等),这部分仅占B站收入的20%。与同等规模的爱奇艺相比,后者今年第一季度的营收中绝大部分为广告收入和增值服务,占总营收的85%以上。

未能培养起用户的付费习惯是B站最失策的一点。从一开始,B站就承诺不收费不打广告。毕竟B站有自己的坚持,并且要顾及到平台中大量青少年用户。但对B站而言,现在这个坚持似乎成了一种束缚,不能像一般视频平台那样靠广告盈利,版权引进的限制又使一大批作品无法在中国销售周边。结果就是淡薄的付费意识和基本不存在的付费习惯,从会员付费方面来看,B站的数量仅为同类视频网站的20%~25%,是一个极低的比例。

如果仅是二次元群体如此可能也不算什么大问题。但问题在于习惯已经形成,所以当B站上市想要逐渐扩展其他业务时依然受此枷锁的束缚,就连最吸金的直播平台也一样遵循着当初的承诺。与其他靠着各种业务实现盈利的平台相比,B站虽也在逐渐扩大业务范围,但效果却并不理想。

最本质的问题是,随着行业的发展和平台的壮大,B站已经不能单纯靠二次元获取更多的利益,所以多元化发展是必然选择。而在缺乏监管的情况下,野蛮生长狂暴扩张必然会暴露种种因不成熟埋下的弊端,不管是“克里斯”事件还是低俗内容,其实都只是导火索而已。作为一个社区,B站出类拔萃,培养出一批粘性极高的忠诚用户,但作为一个商业化平台,B站尚不成熟,犹如一个刚刚走出自我想要拥抱世界却跌跌撞撞的懵懂少年。
App全面下架责令整改,谁伤了B站这个“懵懂少年”?-最极客
解铃还须系铃人,想要B站成长,最根本的方法是让整个二次元产业都成长起来。所以二次元产业不仅要向“近二次元”发展,更要向“泛二次元”的方向努力。打通亚文化之间的渠道,努力打破次元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此外,在B站发展的过程中,相关的监管也能够起到规范和促进产业成熟的作用,是十分必要的力量。

自我净化、自我向上,再辅以监管的力量,即使B站这个“懵懂少年”还会遇到问题,也是在向成熟和规范的方向发展。当一个产业规模达到一定级别之时,便能形成一种强大的力量,对于二次元用户和产业而言,守护“破站”和让它变得更好都需要这种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