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款恋爱游戏刷爆了微博、朋友圈等社交平台,那就是《恋与制作人》。白起、许墨、周棋洛、李泽言四个名字火爆程度堪比小鲜肉。与《王者荣耀》和“吃鸡”这类现象级手游不同的是,《恋与制作人》面向的用户群体主要是广大女性。作为一款乙女(指未婚女子)向游戏,玩家的角色是制作人,为了拯救父亲留下的影视公司,制作人开始制作新的节目,在寻找演员的过程中与四位男主角相遇并开始恋爱。

在玩法上,玩家不需要动脑筋,只要轻触屏幕,就可将情节进行下去。虽然广大玩家戏称这是在和“纸片人”谈恋爱,但《恋与制作人》在情节设置上真实地模拟了现实社交工具,游戏中有电话、朋友圈、公众号等高度接近真实的设置,现实与游戏难以区分的强烈代入感,是让许多妹子沉迷的原因之一。
不想做“非酋”需氪金,《恋与制作人》打开女性游戏市场-最极客除了代入感,制作方面的精良也是该游戏取得成功的重要原因。《恋与制作人》的开发商也是此前火爆的《奇迹暖暖》的开发商叠纸公司。暖暖的画面就非常的精良,所以《恋与制作人》也承袭了这一优势。

此外,《恋与制作人》还有个受广大女性玩家青睐的优势,那就是优秀的CV加盟。其中四位男主的配音分别由国内4位顶尖声优阿杰、边江、吴磊和夏磊负责,而日语配音则是杉田智和、平川大辅、小野友树、柿原彻野,阿杰是《甄嬛传》中太医温实初的配音,边江是《笑傲江湖》中令狐冲的配音。对于细腻而敏感的女性而言,好听的声音确实具有强烈的吸引力。

虽然《恋与制作人》有着诸多优势,但在“氪金”方面的现象着实有些严重。所谓“氪金”也就是充值。想要更深入地展开剧情,和主角约会必须不断氪金抽卡,和社交网络上欢乐的恋爱话题相比,《恋与制作人》的玩家还有另一种“你我本无缘,全靠我充钱”、“花了XXXX元连张SSR都没有”的“悲惨”吐槽模式。
不想做“非酋”需氪金,《恋与制作人》打开女性游戏市场-最极客
实际上,抽卡是当下游戏常用的吸金模式,卡牌的稀有级别是SSR>SR>R>N,稀有度与属性成正比,这一风潮是由另一款火爆的手游《阴阳师》带动的。许多玩家由此将能抽到高属性卡牌的好运玩家成为“欧洲人”,而运气差的玩家称为“非酋(非洲酋长)”,还衍生了“吸欧气(沾好运)”的说法。

在《恋与制作人》中,是否拥有高属性的卡牌也是能否推进主线剧情的必要工具,而1%的SSR掉落率让不少玩家抱怨此游戏应改名《氪与非洲人》。如果想抽到更多的高级卡牌,氪金是在所难免的。但就游戏本身而言,其文案水平只能达到一般网络小说的水准,许多玛丽苏的台词也遭到网友吐槽,有些细节更难以经得起推敲。一旦新鲜劲过去,该款游戏可能会流失一些用户。

不过,从整体游戏市场来看,这种创新是值得肯定的。与日本规模成熟的游戏市场相比,中国的“乙女向”游戏市场几乎呈空白之势。由于传统游戏市场中男性游戏为主流,所以对女性的重视程度还是不够,而《恋与制作人》可以说为游戏市场开启了一种新思路。
不想做“非酋”需氪金,《恋与制作人》打开女性游戏市场-最极客
《恋与制作人》的氪金额度之高,证明了并非只有男性玩家才愿意在游戏里花钱买装备,女性玩家在恋爱、换装等虚拟体验上也同样愿意付出一定的数额,因此女性游戏市场潜力值得瞩目。

在日本,类似的女性游戏层出不穷,但在中国,这一市场还是蓝海。《恋与制作人》的火爆,很可能会吸引其他游戏厂商也对女性游戏进行深耕和研发,未来的中国游戏市场可能会更加注重女性群体。不过在热度过后,也可能引发观众的审美疲劳,如何延续这种热度给玩家更好的体验,同时获得更多利益,是值得中国的游戏行业进一步探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