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体时代,表情包成为了人们交流时必备之神器,各类表情包迅速风靡网络。需求催生市场,在这个一言不合就斗图的时代,越来越多的人也开始加入生产表情包的大军中,并且已经从中获利。

近来, “乖巧宝宝”表情包火遍社交网络,雪白的皮肤、圆圆的头,再配上萌贱生动的表情,堪称表情包界的“网红”。

90后凭表情包赚了50万,小表情背后隐藏大生意-最极客
乖巧宝宝的设计者是来自广东的90后钟超能。他学的是动画相关的专业,自己本身也喜欢表情包。2015年年末,微信征集新年类表情包,钟超能制作了“我叫包大红”系列,之后又做了“樱花姑娘”、“黄黄大一号”等系列,但一直没有火爆,直到“乖巧宝宝”的诞生。

此后,钟超能又制作了“乖巧宝宝2”、“百变乖巧”、“乖巧过年”等多个乖巧系列的表情包。到目前为止,“乖巧宝宝”系列表情包的下载量达到1.5亿,发送量更是接近50亿,用户打赏费用超出15万。钟超能表示,两年以来,用户赞赏和付费加起来的收入已经超过了50万。

这其实并非个例,许多表情包制作者都已经因此获利,而一款受欢迎的表情包普及速度更是令人惊异。例如“谢谢老板”表情包在微信端的转发量达到了60亿次,“长草颜团子”系列的转发量达180亿次。
90后凭表情包赚了50万,小表情背后隐藏大生意-最极客在表情包界,越是萌贱的表情就越受欢迎。萌是形象简单富有弹性,比如“长草颜团子”。贱则要动作夸张表情丰富,比如暴漫系列表情包。而火爆的表情包往往能将二者完美结合,从而满足用户的心理需求。
90后凭表情包赚了50万,小表情背后隐藏大生意-最极客在如今年轻人的社交圈中,表情包几乎替代了文字。在节奏快压力大的生活之下,“低头族”的点触式的移动社交细节也悄然变化,谁能抓住这些人,谁就能先赢得商机,而表情包无疑是一个不错的切入点。

在微信等平台中,许多表情包无需用户额外付费。但如果是其他平台、品牌商或商业机构则需支付授权费用后才可使用。许多专门制作表情包的公司仅靠这项授权业务就能月入百万。为了吸引年轻人的注意,不少老品牌也开始在包装上使用表情包,其中包括旺仔、周大福、保洁等。
90后凭表情包赚了50万,小表情背后隐藏大生意-最极客不只是国人,放眼世界,只要是网民,只要身处网络社交,就一定会逃不开表情包。所以,这一市场的潜力可以说是十分巨大了。不过要说火爆程度,还得是中国。或许是因为中国的年轻人受外来文化压制太久,一旦有了国民感的文化符号,就等于有了一个宣泄的出口,故而表情包的发展空间愈加广阔。

表情包的价值不只在于其表面上所显露的这些,甚至可以说显露出来的只是冰山一角。表情包发展到一定程度就是表情IP。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诞生于2006年的兔斯基。如今早已成为表情包界的大IP,不仅有周边产品,甚至有消息称兔斯基将要拍成电影。

表情包发展成大IP在国外已有成功案例。如日本聊天应用LINE,其最大特点是拥有种类丰富的表情图,如可妮兔、布朗熊等,每套表情都是付费的。根据LINE官方公布的数据,其表情包收入多来自于付费用户。而围绕一系列表情包开发的周边、漫画以及动漫和线下体验店,也为LINE带去了可观的收入。
90后凭表情包赚了50万,小表情背后隐藏大生意-最极客与单纯的打赏相比,显然这种大IP的发展路径更有前景。国内也有相关公司在尝试这一途径,但与国外相对成熟的产业链比较,中国的表情包界缺少优质完善的产业链以及对这一市场的正确认识,比如产业链不完善、版权乱象等。

不过从长远来看,表情包市场是需求巨大的。现阶段中国表情包市场仍是蓝海,但也正因才刚刚起步,所以很多环节都需要从业者自行摸索。从本质上来看,谁能满足大众心理,谁就能抓住用户,并且更有机会在未来取得长足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