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许久的A站,终于又有了新动向。

8月4日晚,AcFun官博发布了一张图片。

快手入主使A站“重生”,可“涅槃”后的A站初心还在吗?-最极客

图片中的主要内容是A站未来一年间对UP主激励计划的详情,包括丰厚的金额奖励、流量激励、资源渠道等。

A站如此大手笔的计划离不开快手的帮助。去年快手刚收购A站之时,A站已奄奄一息。而到了今年7月,A站的视频up主数量增加了45%,用户打赏总数增长了88%,日弹幕总数增加了55%,up主粉丝数平均增长了128%。此外,A站曾下架的人气番剧也有一些重新上架了。

在二次元的世界中,如果把B站比作“探索者”和“聚集地”,那么A站就是“开荒者”与“远古传说”。说它是“开荒者”,是因为A站是中国互联网中最早主打二次元内容的平台,说它是“远古传说”,是因为它在二次元文化于中国蓬勃发展的十年间逐渐销声匿迹,就如金庸笔下的“黄裳”一样存在于用户的心中。

带有如此气质的A站当初曝出被快手收购的消息之时,许多人都难以接受,主要是因为二者气质完全不搭。可濒死的A站恰恰是在有“土嗨”标签的快手的“拯救”之下“涅槃重生”。这种转变究竟是怎样发生的?在另一种气质的“浸染”下,“复活”之后的A站还会是从前的A站吗?

一、“濒死”的A站得快手搭救,如今满血即将“涅槃重生”

A站在二次元群体心中有着特殊的意义。尽管今天B站已经奠定了牢固的地位,但在中国市场,最早拓荒二次元的却是A站,就连B站都是在A站的基础上衍生出来的。

快手入主使A站“重生”,可“涅槃”后的A站初心还在吗?-最极客

AcFun,即“Anime Comic Fun(动漫的乐趣)”,雏形诞生于2007年,由当时还在上大学的西林创办。说“创办”也不恰当,因为西林不过是兴趣使然,A站不过就是个连载动画的个人网站。次年3月,西林模仿日本知名弹幕视频网站NICONICO做了弹幕式播放器,吸引了大量用户。

当时中国的二次元文化一片荒芜,但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贫瘠的物质条件下往往能产生优质的精神层面内容。所以即使A站几乎谈不上经营管理,还是出现了大量的UGC(用户原创内容),像“元首”、“金坷垃”、“蓝翔”等鬼畜文化的代表元素都发端于此。2010年,A站举办了第一届“Acfun春晚”,人气空前高涨。

快手入主使A站“重生”,可“涅槃”后的A站初心还在吗?-最极客

可“用爱发电”无法解决所有问题,身为大学生的西林没有足够的能力并且无心对A站进行规范化的管理,而用户又不断涌入,导致氛围下降、稿件无人审核、服务器时常出错,西林最终以400万元的价格将A站出售。

此后A站的道路一直走的不太平稳,资本震荡、管理层内讧、版权纠纷、UP主出走、用户流失......由A站衍生出的B站在陈睿的经营下逐渐走上正轨,脱胎于A站的斗鱼直播被曾经的A站老板陈少杰带走。A站的“孩子”都很优秀,可A站自己却像个没人要的“孤儿”,一次次被转卖、被“抛弃”,在辗转流浪中走到尽头,以至于A站发出了“想再活500年”的“绝望呐喊”。

快手入主使A站“重生”,可“涅槃”后的A站初心还在吗?-最极客

就在此时,快手出现了。2018年6月,快手全资收购了A站,被看作是“土嗨大叔”带走了“AC娘”。

快手入主使A站“重生”,可“涅槃”后的A站初心还在吗?-最极客

然而你得明白,对于屡被抛弃走投无路的“孩子”来说,“大叔”往往是最靠谱的。

在快手刚收购A站那会儿,A站并不是光鲜亮丽的“AC萌妹”,由于团队的不断更换,A站的技术落后且杂乱,从视觉设计到产品功能模块再到底层架构都极其老化,连正常迭代都无法保证,或许以“灰头土脸”来形容“AC娘”当时的样子会更为贴切。

面对这种情况,快手采取的是在原有基础上“修补”的策略。一方面尽量保留A站的社区文化与产品调性,另一方面尽力排查技术问题,例如把耦合在一块的系统拆开、加入监控功能与AI推荐技术等等。虽然AI推荐早就风靡互联网圈,但对于技术落后的A站来说产生了显著的效果,在快手的人工智能技术助力之下,A站的点击率提升了10倍左右。

在建立起A站的基础架构之后,快手又在其中融入了注重数据和效率的手段,用以评估每个功能对具体用户群的影响,先是小范围测试,之后是灰度,最后是大范围放量,以保证产品迭代的合理性。

得益于快手为A站如此细致耐心地赋能,A站从界面UI到底层架构焕然一新,一年之后的今天,“A站今天挂了吗”终于也成为了一个“老梗”,因为A站在新技术的加持下再不会无故宕机了。

在版权方面,A站的状况也大有改观。2017年6月,广电总局关停了A站的视听节目服务,那时大家才猛然发现运营了10年的A站竟然连个牌照都没有。对于A站来说,内容是能够吸引用户的重要元素,大量视频下架导致用户迅速流失,流量数据根本拿不出手。

可A站的内容从哪来?有足够的资金去购买版权很重要。而在接受了快手的收购之后,A站有了资金,在去年购买了5部番剧,都是独家版权。如《佐贺偶像是传奇》总播放量达到了2491.5万,接近A站其他番剧播放量的总和。

快手入主使A站“重生”,可“涅槃”后的A站初心还在吗?-最极客

另外,A站原来被下架的人气动画番《咱们裸熊》也重新上架,同样吸引了许多用户,其中“回头客”亦不在少数。在内容方面,A站不只是购买番剧,还希望在UGC、PGC(专业内容生产)方面也有一番作为,此次对UP主的激励计划便是由此而来。

这样看来,普遍认知下的“萌妹”委身“土豪”或许仅仅是快手收购A站一事的表象,其实质更像是“成功大叔”拯救落魄“AC娘”。在此不能断言“大叔”完全是出于“侠义之心”,更多的还是看到了A站的前景以及由此产生的商业利益。但在生意场上,观念本就无分对错,只要最后的结果让各方都得到了最大化的利益就已足够。

然而快手的风格和路线也确实和A站不同,确切地说是和A站的“初心”迥异。所以即使显现出复苏之势,“涅槃重生”之后的A站也很可能变成一艘“忒休斯”之船。

二、A站或成“忒休斯之船”,但这又有何不可?

忒休斯之船,是雅典国王忒休斯与雅典年轻人从克里特岛归来之时所乘的30桨船,被雅典人留作纪念。随着时间的流逝,船上的木材逐渐腐朽,于是雅典人就用新的木头替代腐朽的部分。结果到了最后,每块木材都不是原来的木材了,那么这艘船是否还是原来的船?

这和A站的情况高度相似,虽然快手对其进行了全方位的修补替换,但在这一过程中,A站也不再“纯粹”。

尽管A站和快手的业务目前还是“平行”状态,但现在二者的账号是互通的,且快手已经有二次元的垂直分类,并且核心用户已超过4000万。快手很懂如何将二次元方面的优势变现,例如最近《哪吒魔童降世》这部动画电影火爆异常,快手就依据电影中哪吒的形象推出了“哪吒魔法表情”,曝光量超过3亿,参与量也达到百万级。

想要尽可能地接近准确的结果,就要先去探究目的。快手收购A站的目的并不在于打入二次元的圈子,所以在二次元圈子中地位崇高的A站并不能以原本的面目满足快手的需求,从实际情况来看,快手更倾向于用A站作为向长视频方向拓展的工具。

快手入主使A站“重生”,可“涅槃”后的A站初心还在吗?-最极客

而真正意义上的长视频更倾向以PGC去引导UGC,而不是A站原有的UP主制作内容的形式。所以在内容上快手也必然要逐渐“干涉”,届时内容大概率会出现迎合市场的部分,并带上“快手气质”。

何为“快手气质”?A站在商业世界里数次辗转,但在精神上却始终站在“鄙视链”顶端,戏称B站为“小学生社区”,调侃快手为“郊县天王”。可“拳打B站,脚踢快手”终究成为A站用户的“阿Q式自我蒙蔽”,处于A站“鄙视链”最底端的“郊县天王”不仅成为了互联网中的新势力,还反过来将A站“拥入怀中”。

可见在生意场上,即使精神“高洁”,但技术跟不上、管理不到位,也终要放下姿态,甚至是被淘汰,更何况有些所谓的“风骨”可能是出于无奈。之前A站“宁死也不向用户收费”的原则一直被用户津津乐道,身为中国二次元市场的“鼻祖”,有原则有坚持值得尊重,但换一个角度看,A站已经没有优质的内容,管理混乱让UP主和用户心寒,服务器还时常挂掉,试问这样一个平台还有什么向用户收费的资本?

此外,把快手当成一个“油腻中年大叔”并不公平。A站的历任管理者有才华也热爱二次元,而快手的创始人也是清华的高材生。A站用户觉得快手既土且low,可快手在逐渐成熟,内容也在向着多元化方向发展。收购A站可以补足快手在用户群体方面的短板,对A站而言更是一针起死回生的“强心剂”。

快手入主使A站“重生”,可“涅槃”后的A站初心还在吗?-最极客

历任热爱二次元的管理者们并没能挽A站于将倾,最后反倒是“郊县天王”快手带着资本与技术救了A站。就算“热爱至上”也要想办法生存,就算终归浸染了商业气息转变了调性也没什么可遗憾的,总比为了坚持所谓的“初心”而最终走上末路要好得多。

即使是从内容、精神的层面来看,“界限”、次元”也非上乘,最好的状态是没有次元、没有界限。任何的“圈子”都存在排斥与偏见,佛曰“无常”,一切概念皆虚妄,“跨界”乃至“融合”才是真正的“大同”。

如今A站在快手的加持下蓄势待发,快手也因收购A站获益良多。因而A站复活之后会不会变成“忒休斯之船”,似乎也就不那么重要了。实际上现在的B站也已不算是纯粹的二次元群体聚集地,它正在逐渐发展的过程中瞄准更宽泛的用户群,找寻新的增长点。而A站在未来也将会有一系列动作,处于快手的体系之中,当然会用到快手的资源与财力。在这种“配置”之下,“涅槃重生”的A站或许能显现出它不同于以往的“魅力”,给用户和市场带去更多惊喜。